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李宇春父亲曾劝她退出娱乐圈 心疼女儿拄拐杖上台

时间:2019/12/16 13:01:22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0
    几年前在台北夜市,突然一种失控感降临,李宇春一直往前走,不敢停步,害怕别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但并没有人认出她。“我其实是对人群有恐惧的。你觉得这个东西并没有对你造成伤害,但突然某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让你自己意识到,原来我是受过伤害的。”

  但没有别的选择了。李宇春深知这一点。
李宇春父亲曾劝她退出娱乐圈_心疼女儿拄拐杖上台
  一汪湖水

  吴彤觉得自己必须去见李宇春,否则他将失去这张流量王牌。此时是9月24日,浙江卫视演技竞赛类综艺《我就是演员》开录一周前,游说李宇春加入的工作已经进行了4个月,就在作为总导演的吴彤以为大功告成时,他收到消息,李宇春团队萌生退意。

  第一时间即行动,从杭州赶至北京,已是凌晨。吴彤感到李宇春崩溃了,“心理压力和生理压力都到极限了”。他见到的她,“面无表情,丝毫没有笑意,非常严肃”。

  如果总导演的描述成立,这将是李宇春演艺生涯里难得出现的崩溃时刻。就像一汪湖水,在大众印象中,这位35岁的女星从出道以来,总是保持着一种异于常人的镇定。

  2013年,李宇春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参加MTV欧洲音乐大奖的颁奖礼。与国内颁奖不同,那个结果是未知的,她将与EXO、贾斯汀 · 比伯等人竞逐全球最佳艺人奖。奖项揭晓一刻,李宇春的名字被念出。在那样一个场景下,击败那样的对手,再怎么激动都是可以理解的。刚加入团队的宣传总监以为,李宇春下台后一定会非常兴奋,但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看到的是一张淡定的脸,他只有压下与她击掌的冲动。

  这种处事风格大概可以追溯到李宇春的少年时期。她的父亲向《人物》回忆,当年她报考四川音乐学院,公布结果时父女俩去看榜,一堵墙看下来,名字没在榜上。李宇春坐在街边发呆。父亲不甘心,撇下女儿折回去又看了一遍,发现拐角的墙上还贴着一批名单,这次,找到女儿的名字。他兴奋极了,喊女儿回头来看。女儿松了一口气,比父亲还要镇定,并没有“当时就跳起来那个感觉”。
李宇春父亲曾劝她退出娱乐圈_心疼女儿拄拐杖上台
  “在我的印象里,基本上没有那种很大起大落的情绪变化。”父亲说。

  “挺淡的。”这是周边采访中描述李宇春常常出现的一句话。不要期待她能够眉飞色舞地说“太棒了”。“她很少表达出很明确的确定性的兴奋。她始终有一个距离感,我并没有在任何人身上体会到那种感觉。”常年与李宇春合作的摄影师许闯对《人物》说,她很少当面肯定别人。

  李宇春是网络暴力第一代的受害者。自她出道以来,因为干练、短发的中性形象,她遭受过铺天盖地的调侃、抹黑与侮辱。她没有公开反抗过,甚至鲜有解释与自辩。从表面上看,她好像与狂热、仇恨情绪生活在一个平行空间里,完全不为所动。

  2016年,QQ音乐颁奖典礼,当晚在公布最大奖项,最具影响力女歌手时,大屏幕播放出李宇春的获奖资料,视频配音念出的却是:最具影响力男歌手李宇春。那个直播在后来变成一场腾讯的全面危机,愤怒的李宇春粉丝“玉米”们发动了反攻,腾讯旗下多个App的评分一度被拉低到一星半。腾讯当时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人物》,危机最终化解前,那几天过得极其漫长,就连马化腾也亲自参与了处理,腾讯音乐高层年终奖取消。

  但这一切和李宇春本人没有直接关系。

  事情发生的那一刻,经纪人杨柳从震惊到愤怒,她根本无法说服自己,那个是无心之过。台下“玉米”一片沉默,“大家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李宇春似乎置身事外。杨柳看着她,站起来,走上台领奖,道谢,一切非常得体。

  宣传问她是否取消之后的群访,李宇春淡淡地说:“不取消。”果然,她被问到如何看待这个现场乌龙。她平静地讲出对整场典礼的感受,指出那些令人遗憾的疏漏,她更多在谈论别人而不是自己。“李宇春式优雅”随后登上了热搜。

  所有这些故事都在论证她的波澜不惊。那么9月24日,吴彤眼中那个“崩溃”的李宇春是怎么回事?

  “那他太不了解我了。”《人物》向她求证时,她笑了,“我没有(崩溃),完全没有。”

  为什么面无表情,丝毫没有笑意?“我可能时常就是这样的表情。”

  湖水依然未见波澜。只不过那一天,团队反对声音达到了顶点。十几人,没有一个支持她。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想保护她。李宇春不是专业演员,要她加入到与一群老戏骨的演技对决之中,风险太大了。如果演砸了怎么办?如果沦为笑柄怎么办?她是经历过漫长网络暴力的人,如果引发新一轮怎么办?

  反天娱式存在

  对经纪人杨柳来说,李宇春愿意参与《我就是演员》实属蹊跷。她的志向不是成为演员,拒绝过许多知名导演的邀约。她从小喜欢周星驰的电影,但即便是面对周星驰本人的许诺,他可以亲自下场和她一起演,她还是腼腆摇头。她也不爱上综艺,一些美食或旅行类节目,录起来很轻松,她也都推了。

  在娱乐工业里,艺人某种程度上是经纪公司的产品,塑造与改变难以避免。作为内地最大造星工厂流水线上产出的第一代艺人李宇春,2015年自己成立公司前,在天娱度过了10年。

  天娱原始团队来自湖南广电体系,擅长通过电视节目打造粉丝文化,但李宇春抗拒这一切。她从不叫她的支持者为“粉丝”,称她们(考虑到女性占据压倒性比例,故用“她们”)为“歌迷”。歌是她与她们唯一的连接。“李宇春跟粉丝有联系吗,这么多年,几乎没有。”

  “我觉得我没有这个精力,我觉得它其实是件挺累的事情,而且我本来就不善于跟人打交道。”李宇春说。“玉米”没有官方组织,靠着贴吧、QQ群动员。李宇春不运营粉丝经济。围巾、手机、图册,卖各种周边产品的机会太多,除了为配合演唱会和专辑的形象概念,曾限量发售过一次T恤和旅行箱,15年来她售卖的只是专辑。

  每次搭飞机,都有粉丝接送。她不会融入人群,不停步与她们合影,只埋头向前走。但有一件事情她认为理所当然,不走机场的VIP通道。“我本来就是被大家选出来的,并不是什么特别的身份。”

  只有一次例外。那是在青岛办完演唱会去机场,车刚下高速路,就被警车拦下了,指示李宇春避开人群。几天前,一位好莱坞影星在机场出现引发了混乱,相关部门因此很紧张。前方已经有几百个“玉米”等着了。

  在警方坚持下,李宇春走了VIP通道。她为此破了另外一个例, 为了不让徒等的“玉米”失望,她请她们到室外空旷处一起合影。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