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外交》杂志:为何美国的“大战略”趋于终结

时间:2020/5/19 17:14:39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0
参考消息网5月19日报道美国《外交》双月刊5-6月号刊登题为《大战略的终结》的文章称,大战略是关于如何使手段与目的相匹配的路线图。随着有关自由国际主义的基本假设被推翻,美国“大战略”之辩出现了复兴,但事实上,美国的“大战略”正在趋于终结。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外交》杂志:为何美国的“大战略”趋于终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国际关系领域干的其他事情暂且不谈,有一点是堪称重大成就的:让大战略重新引起关注。几十年来,美国两党的外交政策精英都信奉自由国际主义,认为华盛顿应该维护和扩大倡导开放市场、开放政体和多边机构的全球秩序。但特朗普屡次抨击自由国际主义的关键支柱,其中包括质疑北约的价值、撕毁贸易协定、肆意侮辱盟友。
随着有关自由国际主义的基本假设被推翻,美国大战略之辩出现了复兴。然而,尽管这些争论如火如荼,大战略概念却变成了一种妄想。大战略是关于如何使手段与目的相匹配的路线图,最适用于可预知地形——在这样的世界里,决策者谙熟力量的分布,国内对国家目标和特性有坚定共识,政治机构和国家安全机构稳固牢靠。在2020年,这些无一存在。
力量格局今非昔比
成功的大战略必须建立在对全球力量分布的准确认识之上。对这个世界来说,严重夸大敌情或低估威胁的大战略不会长久,因为它会引发适得其反的政策抉择。
全球政治中的力量格局今非昔比。各国行使力量的能力、行使力量的方式、运用力量的目的以及由谁掌握力量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结果是一个无极无序的世界逐渐形成。
力量变化正在催生一个以无序状态为特征的世界。事实会证明,数十个权力中心并存的世界极难把控。
大战略不适合无序状态的世界。大战略思维是线性的。当今世界充满互动、错综复杂,两点之间的最近路径不是直线。正是无序、杂乱和多变之地不认可大战略应具备的优点:从长远来看切实可行、坚韧持久、始终如一的计划。要想在这样的环境中游刃有余,行为体必须不断改变其战略。
权力结构遭到侵蚀
在过去半个世纪里,曾经稳定的权力结构遭到侵蚀,美国公众对联邦政府、新闻界以及其他各种重要公共机构越来越怀疑。美国人的不信任情绪延伸到了外交政策机构,这很难怪他们。美国的外交政策精英们大体上赞同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动武,而那些干预无一称得上成功。
记者克里斯·海斯在《精英的没落》一书中告诫说:“如果专家声誉扫地,庸医就会大行其道。”此外,新人推行其观点的手段之一就是抨击先前存在的大战略共识。他们利用有关以往外交政策失败的叙述来证明他们一定会更高明。
对专业知识的尊重消亡不过是21世纪最大政治新闻的一个要素:右翼民粹民族主义盛行是西方主流政治的一部分。它绝非昙花一现,因为它兴起的根源在一定程度上是经济混乱,但即便并不更为重要也同样重要的是文化反应政治学。民粹主义使大战略成为空谈。
民粹重创制度性制衡
大战略已经寿终正寝。无极化全球政治的极端不确定性使其变得不那么有用,甚至变得危险。即使它有助于规划美国应对当今全球挑战之道,国内政坛的日益分裂也使之更加难以实施连贯一致的大战略。民众对专业知识的不信任侵蚀了有关历史教训和未来战略的合理辩论。民粹主义重创了能防止战略剧烈摇摆的制度性制衡。
然而,美国的战略思想家们仍然处在为大战略而苦恼的初期阶段。我们自身对于该哀悼还是该庆祝大战略的终结存在分歧,但我们一致认为现在应进入悲痛过程的最后阶段:接受。
在没有大战略的情况下前进需要认可两条原则:权力下放和渐进主义。
有抱负的国家安全顾问们应该放弃争当下一个乔治·凯南。制订一项持久的遏制战略后续方案既不重要,在近期内也不可能。改善美国的外交政策表现才是重要且可能的。鉴于美国最近的外交政策经历,这个目标似乎还不赖。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