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一本电音黑胶杂志的诞生:电子音乐里没有鄙视链

时间:2019/8/13 10:41:37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0
    小屏幕擅长讲故事,养情绪,“电音的本质却是内向的,声音决定了它是冰冷的,合成器是机器,无温度”。自然,“喜欢这些音乐的人也不会是性格外放的人,他们往往不爱表达,不喜欢出名,有家底(设备价格不菲),做出来的东西有人喜欢就足够开心”。
电音综艺难做,因为首先需要制作者有大听量,具判断力。硬件限制更难突破,“家用设备无法还原电音现场的音量和声压”,声音的纹理质感既无法像现场摩擦身体,音乐人又缺乏强烈的表现欲,可国产综艺没故事不行。
还有别的电子音乐传播渠道吗?草台回声旗下电音厂牌“环形山”的主理人梁艺磨了一年,想出一个复古的办法——出一本《环形山世界》黑胶杂志,分电音合辑和纸质杂志两部分,拿在手里沉甸甸一份。
一本电音黑胶杂志的诞生:电子音乐里没有鄙视链
“在数字化时代,电音作品沉没消失得太快了。很多音乐人一首track做完往群里一发,一转,就没了。”物理载体能提供更长久的保存时间,且他认为“黑胶唱片是电子音乐整个体系里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记录载体和传输途径”。在电音现场里听起来仿佛无限延伸的电子音乐,在合辑中呈现清晰、简短、分明的单曲样貌。
大开本的杂志部分,梁艺请各位参与合辑的音乐人提供自述文本或其它能表达自己的内容,摄影或视觉作品也好,什么都可以。可反复翻阅又可赠人的物理载体截住流水般易逝的声音,让不擅表达,在舞台上也心甘情愿隐在一堆模块后面发声的音乐人们,在输出音乐时把坚韧不易嚼的思考与技术干货也一并奉出。梁艺的想法,黑胶杂志一年一期,尽可能为电音音乐人提供交流平台,为大众展示中国电音的场景。
去年草台回声的老板戈非(3HE)挑他上马时,他还只是成都乐队“Stolen秘密行动”的主唱/主创,这支乐队新近的动向是将担任New Order的欧巡特别嘉宾。因为想拓展单纯的音乐人身份,接触更多推广与发行的工作,梁艺接下这份新工作。
《环形山世界》合辑里的电音作品不同于更为人熟知的EDM(Electric Dance Music),和出场费十几万(国内行情)的DJ走的不是一条路。“商业的EDM让人开心想跳舞,我喜欢冷感的电音作品。”
冷感,加上所有收录作品均由模块合成器(Modular Synthesizer)完成,还“必须好听,贴近人心,具有音乐性”,为合辑划定基本框架。
“电子音乐不存在鄙视链。它没有太多表象的态度和精神,只用音乐求共鸣,对作者和听者都公平。”合辑第一首《多立克柱式》的作者MAFMADMAF将模块合成器类比作人声这件最原始的乐器,“Patching这种演奏方式直接输出音高和音色,让乐器就像器官一样,把演奏者的情绪如本能一样流露、爆发、瞬息万变。”
把模块合成器的魅力想象成万花筒,连线启动魔法,电流信号在不同模块间互相沟通。音乐人享受创世纪的乐趣,“随着连线数量的大量增加,信号的叠加、抵消、震荡、激发的复杂过程轻易超越了人类的运算能力。”
不止一位音乐人提到模块合成器具有的反叛意味,以及似具独立人格和发声欲望的怪诞处。《过期胶片》的作者3HE告诫自己一开机便须摆脱“出厂设置”,“放弃搞清什么key,什么节奏,什么和弦的想法”,在感官丛林中放任自己与惯性斗争,达到玄之又玄的“机器禅定”状态。
有好几位都是从传统音乐来到这里的“转学生”,他们兴奋于摆脱十二平均律和旋律、和声的基本审美,跳入“单纯用律动和声音形状频段来勾勒传统音乐难以描述的场景和情绪”(HELING)的崭新池塘。
跳入新池塘者少有人愿意回到旧居所。梁艺的理解是这样的:“自己控制自己的音乐和艺术最容易实现,况且电子音乐的世界和其它类型的一样丰富可探索。”换句话说,solo最佳,从此不复“乐夏”中成员互掐的抓狂和离队的眼泪之虞。
但这座池塘也并非无边无界。合辑中没有标榜“声音艺术”“实验噪音”的作品(却不乏奇特的声音和结构),因为梁艺警惕用借先锋投机的可能。对这个非常小众的音乐门类来说,“首先它需要人欣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田间放牛日子她翻开一本本杂志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