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装

大观园中一场冬日时装秀,平儿委婉提醒王熙凤:你忘了一件事!

时间:2019/12/1 15:33:12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4
    冬天,最让人欢喜的事,莫过于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可以将整个世界装饰成银装素裹一般,冰雕玉砌一样。
大观园中一场冬日时装秀,平儿委婉提醒王熙凤:你忘了一件事!
贾府中锦衣玉食的公子和小姐们,他们也对大雪有着同样的期待。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大观园中迎来了那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因为下雪,贾母给了新认的干孙女薛宝琴,一件金翠辉煌的斗篷,香菱以为是孔雀毛,史湘云笑道:“哪里是孔雀毛,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
因为下雪,“海棠社”社长李纨,打发小丫头来请贾宝玉和林黛玉:“下雪了,要商议明日请人作诗呢!”于是,林黛玉换上了搯金搯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金心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和贾宝玉一起往稻香村而来。

等二人到了稻香村,只见众姊妹已都到了,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只有守寡的李纨,是一件青哆罗呢对襟褂子,薛宝钗是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史湘云是贾母给她的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戴一顶挖云子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
这些鹤氅或者斗篷,件件价值不菲,不仅保暖,还能避雪,更关键的,是都非常时尚精致。这是曹雪芹对红楼佳丽们的着装,第一次非常集中,非常全面的描写刻画,彰显的不仅仅是贾府中的奢靡,也有作者独到的审美情趣。堪称《红楼梦》中一场难得的“时装秀”。

那么,是不是贾府中所有的女儿们,都有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时装呢?在如此奢华的一段文字中,曹雪芹隐藏了一句不起眼的话:“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
邢岫烟,是贾府中大奶奶邢夫人的娘家侄女,家境十分贫寒,原来在原籍的时候,就是靠着租赁庙宇里的房子度日。后来,他们或许连这种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只得进京投奔邢夫人,希望邢夫人能帮着他们家置办房舍。邢家本来就穷,邢岫烟的父母偏“是酒糟透之人,于女儿分中平常”,邢岫烟的姑妈邢夫人,对这个侄女,“也不过是脸面之情,亦非真心疼爱”。
大观园中一场冬日时装秀,平儿委婉提醒王熙凤:你忘了一件事!
或许是因为外貌不算十分出色,或许是受邢夫人的连累,或许是被旧衣裳遮掩住了光芒,邢岫烟初到贾府,贾府中的人,对这个姑娘也可有可无。大观园中的这场“时装秀”,邢岫烟更像是置身事外,与此无关,众人也似乎皆不留意。
可是,有一个人注意到了,她就是贾府中最聪慧,最周到的丫头平儿。很快,袭人之母病重,花自芳来接袭人回家探母。王熙凤命袭人好生穿戴了,来给自己验看了,过关了再走。等袭人来的时候,王熙凤看她头上几支金钗珠串,倒华丽,身上的衣服也还算不错,笑道:“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的,赏了你,倒是好的。但只是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着也冷,你该穿一件大毛的。”

袭人笑道:“太太就只给了这灰鼠的,还有一件银鼠的,说赶年下再给大毛的,还没有得呢。”王熙凤道:“我倒是有一件大毛的,我嫌风毛儿出不好了,正要改去,也罢,先给你穿去,等年下太太给作的时节,我再做吧,只当你还我一样。”说着,就命平儿去拿自己的衣服,再拿一个包袱,给袭人包上,又命包上一件雪褂子。
不一时,平儿拿了出来,一件是半旧大红猩猩毡的,一件是大红羽纱的,袭人忙道:“一件就当不起了。”平儿道:“你拿这猩猩毡的去,这件我顺手拿了出来,叫人给邢大姑娘送去,昨儿那么大雪,人人都是有的,不是猩猩毡,就是羽缎羽纱的,十来件大红衣裳,映着大雪,好不齐整。就只她穿着那件旧毡子斗篷,越发显得拱肩缩背,好不可怜的。如今把这件给她吧!”

平儿为什么敢私自拿着王熙凤的衣服送人?因为王熙凤是贾府中的管家,她有责任将住在贾府中的人,无论是主子丫头,还是客人,都打扮得妥妥帖帖的,就像王熙凤自己说的那样:“……宁可我自己得了个好名儿罢了,一个一个像烧糊了的卷子似的,人先笑话我当家把人当成了花子来。”
而且,邢岫烟的姑妈邢夫人,是王熙凤的正经婆婆,虽然邢夫人对这个侄女并不是真心疼爱,她也不会希望侄女穿的太破,丢自己的脸面。邢夫人又不是什么讲理的人,整天巴不得找出王熙凤的错儿来,如今见侄女儿穿的破,丢了自己的面子,还不是要将错算到王熙凤头上?所以,给邢岫烟一件像样的避雪之衣,是王熙凤不得不做的一件事。
大观园中一场冬日时装秀,平儿委婉提醒王熙凤:你忘了一件事!
可是,很明显,王熙凤将这件事忽略了。而平儿拿了王熙凤的衣服,送给邢岫烟,也就是在委婉地提醒王熙凤:“你忘了这件事了!”这一件小事,更是彰显出来,平儿比王熙凤,处事更周全,王熙凤的面面俱到,离不开这个出色的丫头。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