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_wx

Kendall和Kylie何以成为这十年来毫无疑问的地表最大网红家族

编辑:消息
发布时间: 2020-11-22 11:25
分享:

 Vogue回顾了这个全球最“因为有名所以出名”(famous-for-being-famous)家族这十年来创下的那些让人瞠目结舌的各项数据——以及他们在下一个十年可能发生的精彩后续 。

 
在Kylie用她女儿Stormi的照片引爆网络之前(在Instagram上被点赞1860万次)、在Kim的塑身衣系列Skims几分钟内一售而空(据报道仅首次发布就赚了200万美元),以及早在Khloé与人合作推出她的身体正视(body-positive)牛仔品牌Good American(仅发布当天就赚进100万美元)之前,卡戴珊-詹娜家族不过是住在加州卡拉巴萨斯市一个封闭式小区里的一个有钱人家而已——虽说他们当时已经小有名气。 
 

 
 
回到2007年——当年10月14日《与卡戴珊一家同行》在美国首播,只有898,000人观看了首期试播——家族女统领Kris Jenner当时还在负责管理她当时的丈夫Bruce的事业。Bruce当时身份是奥林匹克十项全能金牌得主出身的励志演说家(后来在2015年变性成为Caitlyn)。在那栋价值285万美元的房子里,也就是《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一季节目的拍摄地,生活着詹娜夫妻跟他们的孩子:Kendall和Kylie(当时分别是12岁和10岁),还有Kris跟已故前任丈夫(也是OJ Simpson的辩护律师)Robert Kardashian Sr生的几个已成年子女:Kourtney(28岁)、Kim(27岁)、Khloé(23岁)和Rob(20岁)。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的初衷很简单:为E!台拍摄一个电视真人秀节目(很像MTV在2002年拍摄的《奥斯本家庭秀》(TheOsbournes)),不加掩饰地把卡戴珊这家人的“疯狂事迹”展露无遗,而且Kim更是别有心机地凭借她名动天下的性爱录影带以及她跟BFF ParisHilton帕丽斯·希尔顿的闺蜜关系在其中鹤立鸡群脱颖而出。但是12年、17季节目、10个新生儿呱呱坠地、9个衍生节目(包括《Life of Kylie》和2013年那个时运不佳的脱口秀节目《Kris》)、三桩屏幕上的婚礼、无数的《Vogue》杂志封面、铺天盖地的批评和加起来总共6.112亿的Instagram关注人数,就凭这些数据,依然活跃在节目中的这六个女人——Kris、Kourtney、Kim、Khloé、Kendall和Kylie——已经证明了一点:如果说2010年之前他们不过是“因为有名所以出名”,那么2010年之后这十年他们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文化力量。
 
 
电视真人秀和Instagram的数字时代
 
毫不奇怪,这十年来,《与卡戴珊一家同行》催生了无数类似的电视真人秀节目,比如Bravo台的《The Real Housewives》和VH1台的《Love & Hip Hop》系列,但没有一部能与它的成功相提并论。据《综艺》杂志报道,这家人要求高达1亿美元的续约费(签到2020年),而且收视率一直保持不错(有240万观众观看了第16季的Khloé和Tristan Thompson劈腿出轨丑闻大揭晓)。
 
 
 
Instagram在2010年10月发布上线时,早期“网红”不过是在上面贴几张自己模糊不清的海滩风景和早餐照片。等到2012年2月Kim加入的时候,她一上来就贴了一张自己穿着睡衣素面朝天的家常照。这时候,她透过《与卡戴珊一家同行》这个节目分享自己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已经有五年之久了。“我很快就意识到,可以把这种社交媒体当成我免费的焦点小组,”Kim在2019年11月对The Cut如是说,与他们探讨她的品牌如何随社交媒体平台共同发展,如何从一个贴自拍照的空间变成为自己带来销售收入和吸引赞助商的渠道(据报道她每个帖子能赚到100万美元之多)。
 
Kim凭借“Instagram女王”头衔大赚特赚,她推出了一系列以数字渠道为先的付费衍生商品,比如Kimoji表情包(一分钟赚进100万美元),以及《Kim Kardashian: Hollywood》视频游戏(给她带来8000万美元收入)。与此同时,她的两位妹妹Kendall和Kylie则瞄准了更年轻的人群。在Instagram史上点赞数量最多的前20个帖子中,有7个来自Kylie,她的社交媒体影响力甚至超过了Kim。2015年5月,在发布了一些嘴唇超级丰满的照片后,她承认自己使用了丰唇填充剂,随后丰唇填充剂的需求立马增加了70%,而2018年2月她一条关于不再使用Snapchat的推文就让该公司市值蒸发了13亿美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