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_wx

可爱还是狗血?文淇新剧,解锁了新可能

编辑:秩名
发布时间: 2021-05-16 14:09
分享:

 刘敏涛和文淇母女档《生活家》上线,舒心酱对剧作前12集的观感在“很生活很可爱啊”和“不好了又乱飞了”之间反复横跳。

 
一对破产母女努力经营生活的故事,核心基调温情可爱又乐观,诸多细节呈现相当有温度,但剧作对矛盾意外的酝酿依旧有过于依赖连环巧合的嫌疑。
 
 
一,可爱质感的内外肌理。
 
这对相依为命的贫穷母女,虽然一直在“就快活不下去了”的疲于奔命的路上,但并没有被生活彻底碾压碎了的颓唐,相反,有很饱满的“生活家”气息。
 
好的坏的、艰难的局促的,种种事故到了她们那里都能变成有滋有味的故事。
 
 
 
比如剧中文淇被同事陷害、撞见上司婚外情,上司报复、耍手段做局嫁祸开除了她(她扔文件和工牌动作再霸气那也依旧是被开除的),见到老妈之后她的说法是:恭喜你又获得了我一个月的抚养权。
 
邱晓霞努力为自己争取工作机会,说“我是吸尘器投胎的”。
 
 
再比如和初恋小白的缘分,是通宵加班后依旧坚持要跑马拉松、意识已经模糊依旧不听劝不肯停下,无奈之下的小白从后备箱找来一把伞、假装终点线。
 
在她倒下之后,伞也恢复了遮阳功能,温情又可爱。
 
可爱的表层来源于话术的有趣和细节的生动,深层则来自于剧作通过“生活家”这个名词传达出的理念:会生活、懂生活。
 
 
有充沛的元气,把每一个平平无奇的细节都过出浪漫可爱甚至是奇幻般的质感。
 
事实上,可爱有趣是一种很难得的质感,诸多小甜剧普遍采用给女主降智的办法,用天真无知的懵懂模式来展现可爱。
 
这类做法的弊端一是流于套路,二是一旦掌控不好尺度“可爱”就会被表现为智障;
 
 
归根结底,这类“可爱”展现大法,依赖的核心动力是和真实次元脱节,天真女主和混沌世界之间信息不对等、经验不共享;而《生活家》有半只脚踩在生活质感里。
 
文淇饰演的邱冬娜,是有元气有棱角有温度的可爱。
 
当年鹿小葵给自己加油打气的灾难级别画面,又假又尴尬、问题出在肤浅生硬的做戏状态,而文淇的角色,真正演活了可爱。
 
 
能屈能伸“厚脸皮”,文能拍马屁、武能当狗腿子,为了生活非常努力。
 
刚上线时险些被肇事车主赖账,她一口鬼话糊弄人家,假装要赔偿对方“要去面试破财买心安”;
 
(明明是智商在线的姑娘,后续被骗推车的时候判断力怎么就掉线了?)
 
“威胁”总给她下绊子、相爱相杀的女同事: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对所有人宣布我们是闺蜜,上厕所都要手拉手的那种呦~
 
 
老妈前去面试,听闻当组长钱更多之后,当街和女儿换衣服换鞋换包,二人一个催促一个“好气哦但是没办法”的状态,也很可爱。
 
女儿到公司之后,把这件松散的衣服拧巴拧巴,做成了抹胸式。
 
虽然舒心酱并没有觉得新版本更好看,但这个举动太可爱了!
 
 
后续剧情中,进入酒店工作之后的邱晓霞,为了生存表现出更市井更斤斤计较的一面。
 
可爱面相被削减不少,超高的说话分贝有时候隔着屏幕都略有刺耳之嫌。
 
审计小区事宜被报复、要自费修门锁之后,邱晓霞哐哐开始砸隔壁门、试图让小区每户人家都给她一块钱,表现并不讨喜。
 
但正是“想找每家要一块钱”的细节,符合她的见地格局、身份背景,很鲜活、很有记忆点。
 
纵使剧作中诸多设定让人觉得要么老套要么生硬牵强,但刘敏涛和文淇饰演的母女,依旧如同最可爱的定海神针一样戳在那里、万般温暖吸引我一直看下去。
 
 
二,矛盾设置的合理性强弱。
 
第一集里邱冬娜母女二人要搬家却没钱,邱晓霞去找社区帮忙,被拒之后看上了社区办公室里暂放着遗物的一辆车。
 
以帮忙的名义“骗”来了车钥匙。
 
母女二人将大包小包行李搬上摆着花圈的车,和黑的白的“奠”字放在一起,龟速开在路上。
 
 

发生意外之后,纸钱和水果一同飘落满地,整段的轻喜剧画风、母女二人生活状态的拮据、性格的机智乐观都诸多元素都很生动。
 
问题在于,展现上述因素的矛盾情节本身,设置生硬、过于依赖巧合,甚至可以被称为“狗血”。
 
 
邱冬娜前去面试,第一次遇上不严重的车祸,这已经很巧合了。
 
邱冬娜邱晓霞母女搬家,第二次又遇上这辆车,巧上加巧。
 
这司机还神志不清醒,母女二人为救人而拦车,此后这位司机被诊断出脑瘤,这样满天乱飞的剧情实在让人很迷惑。
 
 
事实上剧作写到借丧葬相关事宜的车这一步,母女的性格、悲观处境下见乐观的精气神等核心要义都已经表达完成。
 
如果没发生第二次车祸,影响表达母女性格吗?影响这段的轻喜剧画风吗?影响搬家进度条吗?似乎都不影响。
 
又双叒叕安排车祸,叙事上弊端一大堆,唯一的画面优势似乎是“拍出纸钱和水果一起飞”的冲击力。
 
 
将优点弊端放在一起权衡,这第二起车祸当真有存在的必要吗?
 
当然,剧作需要给“邱冬娜被骗车”这件事一个交代,但这个交代不一定是要立刻马上给。
 
如此迅速安排巧合式交代、再给路人司机安排一个脑瘤走向,何必呢?
 
 
再比如邱晓霞听闻招聘待遇要求的信息来源,是在公交车上,前后几排都是来应聘的。
 
这就非常过分了,所有应聘的保洁阿姨都住同一方向同一条公交路线上吗?
 
上车之后还都统一规划坐在倒数三排?
 
 
“在路上才临时知道”这个安排,显然是为了服务于后续的“当街和女儿换装备”戏份;
 
换装备内容本身确实很可爱很喜剧,但设定这段情节的前情铺垫完全可以更换相对少bug的内容。
 
同样,邱冬娜前男友的后妈不喜欢她当年对感情的处理方式,一直对她有偏见,所以不愿意让她进公司,理由也很拗口。
 
 
从剧作矛盾设置的角度来说,邱冬娜进入顾飞公司、开启新人打卡进阶模式,这个流程中要有外部压力(客户幺蛾子)、平行障碍(女同事)、上方阻力,才方便全方位形成对人物的压力、生发矛盾故事。
 
既然顾飞对邱冬娜百分百中意,那么内部的上方压力就只能来自程帆扬(刘心悠饰)。
 
 
与其说这是水到渠成的自然冲突,不如说这更像是从“戏剧冲突需求端”出发、倒推角色关系的设定。
 
你也不能说剧作安排的矛盾就完全不合理、逻辑完全不能形成闭环,但每一条都要附加诸多解释说明项,很多时候都不够丝滑。
 
 
三,励志故事和玛丽苏的危险重叠区。
 
文淇饰演的邱冬娜,在12集中基本没有金手指开挂技能,这个“基本没有”、问题大部分出在男主角身上。
 
文淇和邱泽在剧中饰演一对,虽然目前二人的关系依旧是“老大”和“一把趁手的刀”,但已经明显透露出暧昧和过度关注的苗头。
 
 
诸多剧作最被诟病的一点,就是用玛丽苏式的金手指套路拯救、来替代有张力有质感的励志成长路线:每当女主遇到问题都是男主从天而降帮忙解决,打着形形色色的旗帜卖着万年不变的老套言情烂梗。
 
《生活家》里邱冬娜遇到问题时,时常也是男主帮忙解决。
 
但《生活家》相对来说更注重“成长线”之处,在于顾飞不是上线代劳、一句话解决所有问题,而只是小范围提供帮助或者指点,主体依旧是努力的邱冬娜本娜。
 
 
这种方式固然比古早的霸道总裁“我为你承包下一片鱼塘”要合理很多,但从本质上来说依旧有观音兵金手指开挂的嫌疑。
 
目前剧作中帮助的尺度,尚且在微妙范围之内,大概可以将大部分内容都解释为“对有潜力新人的尽心栽培”。
 
纵使是在正剧中,职场晋级之路也需要有指点和帮助,如果顾飞的身份不是女主爱人、问题也不会有扩大化的危险倾向。
 
 
目前这两位之间的好笑内容,大多来自不按常理出牌的部分。
 
比如男主总是送女主回家,这倒不是因为有非分之想,是他有这个习惯、演了一个隐藏在老板身份之下的“隐形司机”。
 
车上“你嘴角有东西我帮你拿纸巾”这种套路,打开方式是从后座摸啊摸,没拿出纸巾,反而意外拿出了此前去某客户的服饰公司调研所卖的产品(女士内裤)。
 
 
 
邱泽很适合这个角色,油滑不择手段、又有深不见底的晦涩往事和无边伤感,简直是按照《谁先爱上他的》来定制的又浑又悲情类型。
 
单看男女主都很合适,可是戏外邱泽和文淇相差22岁,戏里两个人通过演技和剧情缩小了年纪差、但无论如何依旧有“一看就隔着好多年”既视感。
 
两大障碍雷区摆在那里(职场戏份里插播上下级恋情素来是高频翻车地段),不知后续剧作展开二人情感线品相如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