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_wx

没有演技的职业模特,将如何继续担任时尚的载体?

编辑:消息
发布时间: 2021-05-11 20:29
分享:

 1593 年,法国设计师 Rose Bertin 用黏土和木头制作的人体模型第一次被称作“模特”,用来静态展示服装成品。1846 年,开创法国高级女装的著名设计师 Charles Frederick Worth,第一个使用真人时装模特 Marie Vernet 在顾客面前动态行走,开创了时装表演的先河。

 
 
1928 年,在美国纽约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家模特经纪公司,至此职业模特初具规模并与时尚产业开始形成紧密的共生关系,让扁平的服装变得立体,真正具有流动的美感和现实穿着意义。随后便陆续出现了更多专门从事时装表演制作的职业人和模特代理公司。此后近 100 年时间里,经由创意产业发展和大众传媒,职业模特在时装秀的空间氛围感塑造下,一同成为创意的载体,得以在大众眼前具象化呈现,并自成一套独特的视觉体系。
 

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艺术与时尚的强化连动现象发展到一个重要的里程碑,随着其效应所及更为广泛,促使表演艺术的创作媒材跃上时装秀舞台。也不乏一些颇具创意张力、个性突出的先锋设计师,给让时装秀的舞台增添歌舞剧和电影的艺术效果,同时也给职业模特提出更高的表现力要求。
 
 
譬如 Alexander Mcqueen 1998 秋冬女装系列命名为“贞德”的那场壮烈故事;John Galliano 为 Dior 呈现的 1998 年春夏女装系列中的歌剧叙事感;Jean Paul Gaultier 执掌 Hermes 最后一季 2011 年春夏女装系列中的马术之魂。以及 Elena Bajo 和 Martin Margiela 等设计师还规划了规模较小、诉求冷门且小众的时装秀。
 
 
尤其到了当下,在数字技术的蓬勃发展下、以及疫情迫使时装秀走到直播镜头中来,更加速催化了以往相对少数的先锋设计师给时装秀舞台带来的变革,从而让大众也得以对时尚产生新的认知。职业模特则必须在变革中快速面对挑战,提高直播过程中的临场应变能力,甚至专业演员所具备的表演功底。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前段时间上海时装周走秀时我们需要去表演,那场 C+Plus 是八九十年代的风格,所以导演要求我们要富有表演性,像上世纪的电影一样扭动起来。”曾入选 2020 福布斯十大中国超模新面孔的职业模特宁巾仪,向 WWD China 分享了 4 月份参加上海时装周时的工作经历。
 
诸多国际奢侈品牌在最近一年多时间里,也一一通过镜头对此次变革作出了回应。北京时间 2021 年 3 月 6 日晚,Hermes 在巴黎共和国卫队总部、纽约公园军械库、上海爱马仕之家三地连线,同步开启直播呈现 2021 秋冬女装秀三部曲。三个时区九个机位从不同视角切换发布会现场画面,时装模特则以具有身体律动的舞蹈作为表演形式。
 
此前 2021 秋冬男装秀,也由法国喜剧导演 Cyril Teste 在巴黎国立家具收藏馆拍摄,视频中的三十多位模特在螺旋状楼梯间穿梭,在楼层间相遇时,不再是不苟言笑地擦家而过,而是打起照面、交谈、并像友人般相互整理衣装。
 
 
今年 1 月 21 日晚间,Louis Vuitton 以诗歌、舞蹈和音乐多形态艺术表现形式结合的演出,在 Tennis Club de Paris 呈现 2021 秋冬系列;去年 7 月 17 日,Gucci “终曲”系列从下午 2 点开始,以揭秘幕后的目的着手,从创意、施工布展到拍摄过程的全记录形式,进行了一场时长 12 小时的直播,镜头中既有模特也有导演等工作人员,直至晚间 8 点正式发布时装系列。
 
 
所有发生在镜头中的变革,在对时装秀形式产生颠覆性重构的同时,也对镜头中的主要参与者职业模特提出更高的业务能力需求。资深模特经纪人、FOCUSModels 创始人 Jeffery 就向 WWD China 表示:“一些品牌在拍摄类似微电影宣传片时会需要模特们具备镜头表现力,你能看到大概一条 30 秒到 1 分钟的镜头可能要拍两到三天,其实这与对演员的要求是一样的。所以后面我们在选模特的时候,有过舞蹈或者表演经历,都会成为选拔中的加分项。”
 
然而职业模特的业务变化或工作难度增加,并不单纯以疫情发生的 2020 年为分界点,就像 Jeffery 提到的一次印象深刻的奢侈品牌视频拍摄经历中,职业模特一直不乏全面的行业标准:“记得是 2019 年,为 Miu Miu 拍摄一条大概 30 秒的新年视频广告片,因为有很多不同的场景并且需要模特们去表演,同时导演也会用演员的标准去要求模特,所以那一天拍到非常晚才收工。那次让我非常感概。”
 
 
但在 Jeffery 看来,工作难度以及业务能力需求,其实每个模特都需要去面对,就像任何职业都需要有危机意识一样。更何况当下的竞争不仅发生在人与人之间,Shudu Gram、Imma 等等虚拟模特的出现,也不失为一场场数字技术向职业模特发起的挑战。
 
同样入选过 2020 年福布斯中国十大超模新面孔的职业模特刘冰冰在接受 WWD China 采访时表示,尽管最初表演成分的增加曾感觉到压力,但感受这个行业的创新变革也是一种挑战。不论是此前在学校里的专业课程还是经纪公司培训,宁巾仪和刘冰冰都有接受过相关的表演课程培训。
 
此外,作为职业模特,刘冰冰还有过参演电影《北京爱情故事之再见爱情》的影视行业经历,而这部电影中的主演裴蓓,也正是在 2002 年参加新丝路模特大赛后,以职业模特的身份出道。
 
 
作为职业模特,刘冰冰认为:“我觉得拍摄《北京爱情故事之再见爱情》对我模特工作也是有帮助的,影视表演和服装表演其实有共通性的,只是职业模特的表演更多是通过肢体以及眼神情绪会比较多一些。”
 
宁巾仪也表示,数字化时代也好、视频形式也好,从设计师或品牌的角度来看,对模特的选择上,还是会更在意与自身风格的契合度。至于表演功底,她认为:“C+plus 那场秀虽然是我第一次尝试带有表演成分的时装秀,但以后需要有台词、更多剧情表演的话,我也愿意去试试。”
 
 
在时尚产业被重构的两端,一端是面对直播等视频镜头的表演功底挑战,一端也有不论传统营销还是数字营销需求下,国内外品牌都需要为自身谋求知名度和流量红利。因此不难发现,在 2020 年甚至此前更长时间里,流量艺人以模特角色参与走秀的现象一直不绝于耳,并且规模声量日渐增强。
 
早在 19 年前,张曼玉就曾作为首位在国际时装周走秀的华人演员,出现在 Hermes 1998 秋冬时装秀场,当时担任女装设计总监的还是 Martin Margiela。
 
 
而近两年时间,数字平台从电商渠道到时装周期间必不可少的直播渠道,参与品牌时装发布走秀的艺人比重也呈现明显上升。去年法国奢侈品牌 Lanvin 在上海豫园举办的 2021 春夏时装秀中,就有李汶翰、曾可妮、刘令姿等六位艺人参与走秀;今年在上海举办的 Fendi 2021 春夏高级定制时装秀中,赵涛、谭卓、张柏芝、吉克隽逸、麦子也与诸多职业模特一同登上 T 台。艺人与职业模特同登 T 台的场景,既是融合、也成对比。
 
 
对此选角导演 Emma Z 认为这不仅与艺人以及职业模特的商业潜力有关,也是未来时装将越来越多元化的一种趋势。
 
“90 年代的时候张曼玉就开始走 Hermes 了,从 Givenchy 开始已经在与奥黛丽赫本合作了。时装不是给某一类人、给某一类特定身材穿的,它一定是多元化的,也是在追求个性化的。你也会看到品牌越来越多地使用素人走秀,既有舞者也有音乐人等等,他们看似大众,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 ,Emma Z 在接受 WWD China 采访时向我们提起,“不仅如此,现在很多品牌在选择模特的时候也会考虑所谓的带货能力。一个时装品牌通常会区分大的 Campaign,也就是比较能体现品牌 DNA 的商业广告,但同时也会有 Ready to Wear,因此不论是艺人还是素人其实并不会对模特行业带来冲击。”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电商平台如今也几乎无法与时尚行业割裂开,通过 Emma Z 为电商直播挑选模特的工作经历,她发现:“我在做一些大型时装秀同时,也与电商平台有过合作。你会看到在这两种工作中的模特完全是两类人,面对不同的镜头电商直播会更接近大众审美,也是更接近于大众对演员的那种审美习惯。”
 
资深模特经纪人、FOCUSModels 创始人 Jeffery 同样认为艺人对职业模特行业并不会造成冲击:“反而我会觉得会使这个行业更受关注。”在他看来艺人的影响力一方面可以满足品牌公关的传播需求,另一方面走秀嘉宾阵容的丰富,也不失为对这场秀的纪念意义考虑。
 
 
同时 Jeffery 也提到,随着小红书、抖音、微博等社交平台使用率越来越高,品牌在选择模特时也会对其影响力或者带货能力提出需求:“尤其是近两年的趋势上来讲,越来越多的品牌和商家选择模特时,也需要了解模特的微博等平台粉丝数这些信息。”
 
 
就像前文中所提到,模特刘冰冰以及裴蓓在电影中的跨界表现,职业模特与艺人的工作界限从多年前就已然不再泾渭分明,跨界已经成为消费领域及时尚行业对其商业价值衡量标准之一。对于与艺人同台时的感受,职业模特刘冰冰的感受是:“我还是蛮兴奋的,这种兴奋其实会大于压力和紧张。”
 
针对职业模特与品牌的合作,形式在变化、要求在提高,但始终是围绕职业模特群体,以专业性来作为第一标准。刘冰冰也在采访中向 WWD China 表示:“服装的演绎还是需要专业模特来完成的。我觉得现在模特选角确实越来越多样性也更全面了,但还是基于对职业模特的要求标准去选择的。”
 
 
因此,时装秀舞台的颠覆性变革,固然给传统职业模特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打破规则同时也丰富了她们的业务技能,并且让职业模特不再局限于 T 台之上,而是通过时装电影、电商直播等等渠道,扩大着模特的职业边界。而对于大众来说,变革打破了他们对职业模特的刻板印象、以及对时尚的固有认知,让更多对时尚行业感兴趣的人得以参与其中,给品牌和大众带来更多商业机遇。
 
时装秀的形式、职业模特的衡量标准未来还将继续产生怎样的变化,尚且难下定论,但值得谨记的是,数字技术的发展,将让时尚产业的变革持续迭代,这种境遇下最不可或缺的便是任何职业都需要面临的危机意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