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奢侈

每天生产上千万,口罩被谁变成奢侈品

时间:2020/2/5 14:49:13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0
        生产、供应、运输……这条市场经济下最常规的链条,在疫情面前,成为了分秒必争的生命线。

疫情发生以来,一线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用品不断告急,普通大众对口罩、消毒水等用品需求量激增。
每天生产上千万,口罩被谁变成奢侈品
没有一个环节敢懈怠半分。

与此同时,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

需求量不断增大,口罩厂家连夜加班供货,但上游原材料涨价,却成了维持可持续生产的隐患。有中间商赚口罩等物品差价,良心卖家和倒卖黄牛随时进行着博弈。抵达武汉等医院物资众多,但符合标准的物资较少。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跟口罩生产但凡沾边的物资都在涨价

90后的医药用品公司老板廖佳明对非典记忆犹新。

当年,廖佳明的父亲在四川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负责物流配送业务,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父亲的工作变得非常忙碌。1月20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的消息传出后,廖佳明又感到了17年前的那种紧张气氛。

1月21日,在很多口罩生产厂家歇业停工,工人们都等着回家过节时,廖佳明立即决定与公司旗下工厂厂长联系,让他给工人一个个打电话,请他们回来开工。“工资按平时三到五倍,车费住宿全部报销。”

工人们全部来自四川省境内,整条口罩生产线的20名工人次日大部分到岗,回来后统一进行了身体检查,确认没有异常后开工。

此外,三名技术员也被叫了回来,三班倒看着24小时轮流运转的机器,一旦有问题马上排查解决。身在南昌老家的廖佳明,也在次日赶回了四川工厂。

疫情变化很快,除了加班工人的成本支出外,上游原材料价格剧烈波动,一日数变。面对这种特殊情况,廖佳明决定全力满足防疫需求,亏本在所不惜。

“我们这条生产线不算大,口罩就几毛钱一个,做好了准备,哪怕一个亏一毛,一天出五万个也就亏五千,我们企业还是可以承担这个损失的。”

工厂开足马力生产,出来的货现在一部分配合当地政府,捐献给武汉等疫情严重地区,另一部分放在临时上线的网店,同样亏本售卖。“疫情爆发后怎么把口罩输送到需求一线是个问题,只能靠网店和快递,引导物品进入民用市场。”

理想状态下,完成生产的口罩要经过14天放置和检验期,等一些残留物质如环氧乙烷挥发掉。“可能三天就没了,有时也可能要七天,看残留量。”紧急情况下,出货期限需要尽量压缩,省药监等部门派专人到场检测残留量,一旦达标便装箱运走。

但并非所有口罩生产厂家都能承受住疫情下供应的巨大压力。

河南长垣一家口罩厂老板严毅,自1月20日起,一天最多能接近600个电话,全是找他要货的。“我也很难受,收到过一个不知道哪里的电话,他跟我说从网上找到我这个厂,求我给他们发点口罩,他们整个村都没有口罩可戴。”

要货的还有自称是山东和山西省的两家医院。“我说我这不是医用类不能给你,人家说没事,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能让我们有口罩戴就行。”

严毅从1月20日着手安排工厂复工,但很快发现跟口罩生产但凡沾点边的物资都在涨价。

一个普通的一次性防护口罩,从外侧无纺布、内侧过滤用的熔喷布、挂耳带到塑料包装袋、包装纸箱等,都需要制造厂从不同的地方采购,集中到一起后拼装加工、打包然后发货。

上游原材料厂家开始涨价。熔喷布主要产自湖北仙桃一带,疫情恶化后,价格一天一变。最早的订单一箱13.5元,“款都打过去了,对方不肯发货,说我这边价格已经涨了,要补差价。”最后单价一路飙升到35元。

口罩的挂耳带,透明包装袋等,涨价无一例外,“挂耳带平时20块左右一公斤,现在拿货价150块一公斤……透明包装袋,以前13.5元一公斤,现在多少?40块。”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