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奢侈

奢侈品电商尚品网"猝死" 资金链断裂是直接"诱因"

时间:2019/8/12 11:55:15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0
    曾经光芒万丈,而后沉寂许久,再回到聚光灯下,则是为了说一句“goodbye”,这是尚品网的故事。
在“猫狗拼”三分天下的电商江湖,如今或许已少有人记得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不过,其在风行之时,曾得雷军天使投资,更曾获包括高瓴资本、晨兴资本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青睐,并一度扬言要“打服”阿里、京东。
这是复杂大环境下,本已艰难的奢侈品电商、独角兽公司又一个“死亡”案例,也关涉创业者的欲望与野心、人情与法理。

奢侈品电商尚品网"猝死"_资金链断裂是直接"诱因"
“像恋人背叛了一样”
“感觉像恋人背叛了一样,一点公德心也没有,唉。”8月5日,雨婷(化名)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一段微信文字。
7月30日,国内知名奢侈品电商尚品网在其APP端发布公告称,因融资重组不顺,经营受阻,因此官网与APP均将暂停服务。
事发突然,尚品网“暂停营业”,被外界视作“猝死”。毕竟,今年5月,尚品网如往常举办“5·20”大促。大促前夕,创始人兼CEO赵世诚还面对媒体,分享了其“对奢侈品电商行业远期理想的深度思考”。报道称,这是他“沉寂”一年后首度发声。
留意到“大促”,6月1日,Jean(化名)在尚品网连下两单,总计近4000元,“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按照惯例,尚品承诺7到10天发货,但一直到6月20日,“还没动静”。Jean觉得很奇怪,打开APP发现尚在备货中。客服称,海外业务有所调整,继续等待,并称“一件商品已发货,另一件还在备货”。但发货的商品,并未更新物流信息。
7月1日,Jean再次询问客服,客服的“说辞”依旧是“海外业务在调整,时效有点久,不用担心”。一周后,Jean“发现还是没有动静”,开始申请退款,但工作人员已经变成“机器人”,点击APP寻找人工客服,均显示“在排队”,拨打客服电话也打不通。
7月中旬,Jean在微博上搜索“尚品网”,这才发现自己遭遇的情况并非孤例。“好多人都没有发货,也没有退款。”、“400客服电话打不通、网上客服找不到人。”
记者采访到的多位尚品网用户也大多经历“一开始说配货”、“还不发货让我们申请退款”、系统维护升级诸多售后事宜延迟等阶段,直到在微博上搜索,才发现“5月购物的用户都没发货没退款”。
8月2日,记者获取一份尚品网用户自发统计的EXCEL表格。根据表格,竟有用户今年2月的订单仍未“履约”,不过,大部分订单均发生在“5·20”大促及之后。绝大多数订单金额涉及数千,甚至上万元,表格中仅22人,涉及金额便已超过10万元。
尚品网7月30日公告还称,“目前尚未办理退货、退款的用户,可以联系尚品网在线客服或添加客服微信号:SPWPINGE”。
不过,这一善后渠道似乎并不畅通。奈子(化名)等多位用户向记者反馈,添加该微信后,客服仅回复“目前所有订单只能排队等待,具体时效需要等公司进一步处理的进展,目前我们无法保证,客服目前能操作的是先登记您的退款,待能处理退款后会陆续处理”。
更让奈子气愤的是,当她再次跟进相关事宜时,微信却显示,对方“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8月2日,记者辗转联系到尚品网客服,对方称,显示“好友验证”,是微信系统的保护措施。至于另一渠道在线客服,包括光华(化名)在内的多位消费者对记者表示,“联系不上”“只能跟微信这个联系”。
“电子商务经营者自行终止从事电子商务的,应当提前三十日在首页显著位置持续公示有关信息。”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企业突然停业后这样的做法,是极端不负责的。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如果尚品网在5月底搞大促后,对于消费者所下订单并未能履行,而且发生停业情况,则尚品网不仅涉嫌构成民事欺诈,还可能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犯罪。
关联公司已成立清算组
“在我意料之中。”7月30日,怀胎八月的陈楠(化名)在工位上得知尚品网“暂停营业”的消息。此前几天,部门经理已多次跟她提及,公司可能要“破产”,并称HR可能会找其谈话。
当天(30日)下午,尚品网薪酬福利经理孙开找到陈楠,称“把拖欠两个月的工资补齐,David(赵世诚)个人出资补偿工资”,并建议其找第三方补缴社保,“公司社保缴纳到7月,8月停缴”。
这是尚品网彼时对陈楠的遣散解决方案。不仅如此,在尚品内部盛传,“公司当天晚上就要贴封条”。陈楠对这一协议方案感到不满,次日在丈夫的陪伴下来到据称“要贴封条”的公司所在地——北京懋隆文化产业创意园A座3层,讨要说法。孙开再度出面“斡旋”。根据陈楠提供给记者的视频,孙开称:“公司已经完全没有业务运营了。”“在这坐着,没有工资可发,没有工作可以安排。”“你现在就可以去仲裁,没问题”。在视频中,他确认“公司已确定申请破产”。
不过,根据7月30日尚品网发布的公告,似乎无法与“破产”直接相联系。
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张继军表示,破产是一种法律状态,任何一家有限公司,资不抵债或者资产高于债务但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就符合破产条件。“但从那段表述来看,是不是可以理解破产,没法去对应。”
7月31日,一封主题为“破产遣散通知”的邮件已发至陈楠、李杨(化名)等多名员工的Foxmail。邮件称,“由于公司资金问题,无法继续运营,已启动破产程序,现对员工进行解散安置,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公司与您的合同即日起解除,工资等结算事宜如下”,其中,主要包括6、7月份工资,补偿金,并称,“社保公积金缴纳至7月,8月起停缴”,“上述款项将于破产程序结束后支付”。
一封并未提前知会、以破产为由的邮件,便可单方面遣散员工?“破产并非劳动合同解除的法定事由,只有是在进入破产程序、法院宣告破产,在这个时点,劳动合同才解除。”张继军说,法院是在受理破产裁定之后的一段时间才会宣告破产,同时无论是法院受理破产裁定,抑或宣告破产,均是公开的。
不过,目前法院并未宣告尚品网破产。不仅如此,他还指出,邮件中解除的期限也是“有问题的”,如果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应当提前一个月通知劳动者。
那么,上述邮件中“启动破产程序”又当如何理解?张继军解释称,如准备破产申请的文件,也包括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的文件,都属于这一范围。
究竟尚品网是否进入破产程序?8月5日,记者得到一份情况说明的复印件,系尚品网7月底递交给北京市朝阳区原工商局双桥工商所。根据情况说明,尚品网方面称,公司董事会正在讨论后续的计划,目前可能的选项顺序是:1.公司进入破产流程;2.公司在破产流程中,寻求破产重组方案随时终止清算流程;3.公司继续寻找战略投资人。该文件并未确认后续的计划为何。
8月6日,记者注意到,5日,名为图扑尚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图扑尚)发生工商变更记录,出现“清算组成员备案”,负责人为张晓军,成员分别为陈江雁与刘明。其中,张晓军不仅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更担任尚品网总经理一职。而图扑尚恰是北京新尚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尚品)的全资子公司,后者亦是尚品网运营主体——北京尚品百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品百姿)的控股公司。
根据工商信息,在7月17日,图扑尚还变更注册资本(金),由1000万人民币元,变为2180万元人民币。
图扑尚成立清算组,那尚品百姿、新尚品是否也已进入相关流程?对此,记者多次致电上述公司,但截至发稿,并未接通。
8月7日,有尚品网用户向记者曝料,当日接到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电话,相关工作人员称:“尚品资不抵债,在破产清算中,(消费者)已登记退款信息的话,会作为债权人信息,等清算完了统一处理。”记者查询得知上述电话号码为北京市朝阳区原工商局双桥工商所,并随即于7日下午前往工商所证实了上述说法。据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近段时间多位消费者向工商局投诉尚品网欠款,工商局对此已进行立案调查。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尚品网正在准备相关资产清算材料,或在短期内向法院申请破产,对于后续情况工商所仍在继续调查中。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