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

明星们的“反差萌”背后:是与民同乐还是谄媚年轻?

时间:2019/12/15 12:14:40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1
    最近,在综艺节目《蒙面唱将》上,一位装扮成咖啡杯、化名“没事喝点热水”的女歌手引起不少人好奇:她 既以天籁之音唱《我愿意》,与另一位“努力减肥的德库拉”合唱《弯弯的月亮》,也用变声器教观众蹦蹦跳跳的手指舞,与其他参与者共同表演火箭少女101的 《卡路里》和吴亦凡《大碗宽面》,揭面一刻,群情激昂——这位“萌萌哒”的咖啡杯小姐,竟然是70年代末就以一首《橄榄树》奠定江湖地位的神仙姐姐齐豫。

 明星们的“反差萌”背后:是与民同乐还是谄媚年轻?
这般反差甚大的表演,近年已是常态。另一档综艺中,周深找来李克勤,合唱“东北风洗脑神曲”《野狼disco》,往时以蒙古硬汉示人的腾格尔老师更是深谙此道,不仅能以钢铁雄鹰的气场翻唱少女心的《隐形的翅膀》,更会裹上红花袄大棉帽,带来蔡依林的甜美情歌《日不落》。

虽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娱乐时代开心就好,但不要忘了,曾几何时,齐豫是“不食人间烟火”、李克勤是“港乐流行启蒙”、腾格尔是“少数民族天籁”,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都如此乐于走下神坛呈现“反差萌”呢?从经典走向流行的背后,驱动是什么?又是否真的有此必要呢?在本文作者看来,制作方热衷于制造类似的反差萌,当然是因为对于受众的口味预设,但这些预设常常有如隔靴搔痒。大众文化只是利用大众对形象魅力的崇拜暂时填充了对意义的需要,而填充只是对意识的空间性占有,不具有时间的连续性。在这种消费之后位置必然又出现空缺。

 
黄金时代一去不返,乐坛不景气。已经是人人嗟叹的共识。这边厢,新歌的传唱度与普及率每况愈下,以抖音名曲为代表的广大口水歌又质素堪忧,那边厢,各位“顶流”作品永不停息的打榜与PK之战仅局限在粉丝内部,固然腥风血雨,但总是难以“出圈”。
 
细说从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台湾民歌运动兴起,大量学院派民歌手涌现,人类学专业的齐豫就是其中佼佼者,连续斩获第一届民谣风冠军和第二届金韵奖冠军,比 赛的场所是百货公司楼上,没有摄像机,更没有投票压力;推后几年,香港中学生李克勤考完会考,暑假里参加第四届新秀歌唱比赛,止步15强,又被同样在比赛中淘汰的选手周慧敏邀请参加“全港十九区业余歌唱比赛”,听起来儿戏般的名称,却让他获得冠军,签约宝丽金。
不同于现在尚未出道就有粉丝与个站接送“上下班”的选秀明星,那个侧重于“选”而不是“秀”的年代,无论是民歌的文学风潮还是港乐的商业流行,正如同齐豫的三毛也好,李克勤的谭咏麟也罢,他们的歌手身份之所以立足,其流程是先被文化打造,继而靠作品吸睛。
 
约翰·费斯克在1992 年的《粉都的文化经济》中提出“粉都(fandom)”概念,指的是由热衷事物的爱好者(迷、粉丝)所 形成的次文化,其浓烈程度有別于一般好感的普通受众,他认为,“粉都缺乏对艺术家及文本的尊重,而这种尊重恰好是资产阶级栖息的特点”,同样的,随着粉丝 的经济功能伴随商业化进程逐渐突出,粉丝对于明星的占有感亦日益明显,在大量真人秀与竞技节目中,投票、互动、实时排名,塑造了明星与观众之间的距离最小 化,从而把其所代表的文本,即音乐、演出等作品变成了一个事件(event),而非艺术对象(art object)。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