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_wx

这些秘密,整容医生告诉你

编辑:网络
发布时间: 2021-05-14 18:09
分享:

 《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引用美国沙利文咨询(Frost & Sullivan)的调查数据指出,中国医美疗程消费量已超过美国、巴西、日本和韩国,居全球第一。

 
与之相反,中国医美市场的渗透率相对较低。对比美国、巴西、韩国等医美市场成熟国家10%左右的渗透率,中国医美市场渗透率仅在2%左右。
 
产生这样的反差,一方面是人们在思想上还无法接受以医美改变外形的方式,另一方面则是人们尚且对医院与医生的靠谱程度存疑。
 
做医美会变“假脸”吗?医美是一条让人上瘾的不归路吗?怎样找到百分百靠谱的医生?新周刊记者采访了专业的医美医生,力求解答大家对于医美的种种困惑。
 
“谈整色变”,大可不必
 
说起整容,很多人自然地将其与“假脸”直接画上等号,甚至给做过相关项目的人贴上“虚伪”的标签。
 
人们为什么会“谈整色变”?
 
很多人还囿于“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传统思想。比如前段时间张艺谋在采访时声明,自己所选的“谋女郎”一定不能是整容脸,因为整容的孩子没有尊重自己的父母。
 
还有很多人认为,“妈生脸”就是比“人造脸”高贵。这就像原来人们崇尚素颜,将化妆看作臭美、做作的表现。
 
当然,这些思想理应更新换代了。
 
一直以来,娱乐圈都是整容的重灾区。整成功的明星受万人追捧,在颜值光环下,人们甚至不会在意他们是否有艺术贡献。而整失败的明星则会遭受无尽的吐槽和谩骂,一张脸连带着整个演艺生涯一起葬送。
 
人们看似在反对整容,实则在反对丑陋。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明星当然还是会选择整容,普通人也一样。虽然很多人叫嚣着“人造脸”就是假,但看到身边打针后变好看的同事、朋友,还是会忍不住问一句:“在哪儿做的呀?”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有一天,整容的成本、代价低得像化妆一样时,你还会坚持“妈生脸”的高贵吗?
 
事实上,如今的医美技术正朝着轻巧、便捷、平价的方向前进。
 

医美的全称为医疗美容(Medical Cosmetology),是指运用药物、手术、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不可逆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的美容方式。
 
过去,我们默认整容就是医美的全部内容,其实并非如此。
 
整容作为一种通过外科手术改善外貌的方式,只是庞大医美范畴中的一个分类。而医美对改善皮肤颜色、质地,调整面部、身体轮廓都有作用。
 
广州某医疗美容医院的技术院长曾东在《不了解这些之前,我劝你千万别做医美》中透露,这几年国内求美者的求美需求有了明显转变。
 
“过去大家都跟风削出尖下巴、把自己填成芭比娃娃,而现在人们更倾向自然、个性化的效果。”
 
随着医美技术的发展和人们审美的变化,“轻医美”作为一种非手术医学手段与无创医疗美容的方式,可以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求。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有68.2%的意向消费者愿意接受轻医美项目。
 
轻医美又被称为“午餐医美”,这些医美项目利用吃午餐的时间就能做完,还不影响下午上班。
 
近几年火爆的光子嫩肤、皮秒、小气泡、祛痘等基础护肤项目都属于“午餐医美”范畴。它们以时间短、无创口、恢复快等特点迅速俘获都市白领的芳心。
 
不仅接受度高,人们对轻医美的态度与整容天差地别。
 
“之前做了鼻子不想告诉任何人,生怕被人看出来。现在做了热五(热玛吉第五代),恨不得在朋友圈里发公告。”网友这样表达自己的心情。
 
轻医美渐渐被贴上“中产”“轻奢”“精致”的标签。看来人们并不是绝对反对整容、恐惧医美,而是需要找到一个适度的平衡。
 
轻医美更安全?
 
“洋医生”更靠谱?
 
“医美”这个词还是离大众太遥远了。从小到大,我们都很难接触到关于医美的权威知识。
 
人们大多是从“整容致伤残”的新闻里,或者在评判明星的外形时,又或者各类广告的宣传中获知了碎片化的医美信息,以至于大家对医美产生许多理解误区。
 
比如上文提到的轻医美,就让许多人掉以“轻”心。
 
无需手术、没有创口、做完即走……这些特点让轻医美项目看起来与普通的美容护肤无异,很多人会选择一些没有资质的美容机构,甚至美发店、美甲店来完成这些项目,结果不仅让人失望,而且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无创口不代表更安全。”曾任成都第三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医生、现为成都某医疗美容医院中心主任的梁静萍表示,轻医美也是医美,相关项目必须在职业医生的专业范围内为顾客诊断治疗。
 
“像热玛吉、超声刀、热拉提、二氧化碳激光等仪器类的项目,看上去就是机器在表皮上照了几下,但它是会作用在你肌肤的更深层次。如果操作不当,就会造成烧伤,这种肉眼不可见的创口往往更严重。”
 
注射类的项目也是如此。瘦脸针刚刚风靡时价格不菲,有人专门从韩国以低价购入肉毒素自己注射,结果这一针下去就将自己打成了植物人。
 
这些治疗一旦被冠以“轻”字,就会让人误以为它们比手术风险小、痛苦小、动静小,引起各个方面的轻视,最终导致严重后果。
 
再比如,很多医美初试者都会选择去往国外,尤其是韩国。
 
韩国的确是医美领域的先行者,但他们的技术样样最先进吗?未必。
 
“例如在隆胸手术方面,我国的内窥镜隆胸手术就比韩国要做得好,这也是中国对于世界隆胸技术的贡献。”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栾杰在《医美整形火了,小心这些坑》中表示。
 
况且,去往国外进行医美项目并不方便。
 
之前一位博主在自己“韩国医美行”的vlog中表示,虽然提前查询、预约了机构,做足了医美相关“功课”,但去往国外后依旧“很怵”,不仅存在语言不通的问题,还与医生产生了审美分歧。
 
 
《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新增医美机构5150家,纯医美市场规模达1975亿元,占全球比重17%,有望成为世界医美第一大国。
 
从我国如今的医疗技术、医美产业规模来看,很多项目实在不必舍近求远。
 
人们在医美门前踌躇,也受诸多谣传的影响。
 
比如之前网上盛传“整容脸鉴定方式”,其中一条是“Do过的鼻子会透光”。
 
八大处整形外科医师解芳在自己的短视频平台中辟谣:“透光的不是假体,而是我们鼻子里的软骨。况且,现在的假体已经从原来的透明胶冻状变成了实心块状,就算有强光照射也不一定会透光。”
 
比如很多人称“医美会上瘾”“医美是一条不归路”……
 
已有6年“美龄”的向女士表示,自己做医美就是为了抗衰,效果不错。但如果有人推荐开眼角、垫下巴等项目,她都会拒绝。
 
“不要对医美产生过高的期待,明确自己的需求,才不会被医美牵着走。”
 
医生说:请这样来找我
 
医美行业虽蓬勃发展,但也催生了各种黑医美机构、“三无”工作室。这些机构的门槛参差不齐,价格天差地别。
 
而医美消费者又几乎“人均外行”,刚开始接触这个领域必定是两眼一抹黑。找不到正规机构、把自己交给不靠谱医生,这就导致“医美乱象”“医美事故”的相关事件较多。
 
去年10月“江苏21岁女孩整容手术中死亡”一事更是引发全网关注。看到新闻的网友痛惜道:“想做医美可以,但也要找正规的医生做啊!”
 
但正规的医院、医生该怎么找?
 
首先,去大城市找。
 
新氧大数据在2018年发布的《消费者如何找到靠谱医美医生》报告指出,我国2.8%的城市占据了53.7%的医美医生资源。
 
这2.8%的城市,有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也有成都、重庆、武汉、杭州、长沙、郑州等二线城市。而另外的341座城,却只占据了不到一半的医美医生资源。
 
医生是医美产业的核心资源,更是消费者的安全保障,就算小城市的医院正规,考虑到医生的水平与熟练度,还是尽量去往大城市做医美吧。
 
找到城市后,就该找医院或机构了。
 
“找机构要看资质。”梁静萍医生表示,“一定要注意机构是否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营业执照’这两个证件,双证齐全才能证明这个医疗机构是安全合法的。一般来说会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当然,一般的公立医院都是符合这个条件的。但现在人们为何不喜欢去公立医院做医美呢?
 
“原来我可能会推荐大家去三甲医院做医美,安全。但现在一些民营机构也非常优秀,不仅环境与服务好,而且医生的审美会更贴合消费者的需求。”梁静萍医生表示。
 
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大家可以根据需求自行选择。
 
最后就是找医生。
 
医美医生的“硬件”要看三证——执业证、资格证、美容主诊证。看似简单的三个证,却并不好拿。
 
以北医三院整形美容外科医生为例,一般需经过从本科到博士8年专业院校培养,然后是6年以上的外科经验累积,才能取得“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成为一名合格的整形外科医生。
 
在经验累积过程中,医生会分流到更细分的专业领域,比如植发、抽脂、去皱、光电等方向。
 
6年经验累积是什么概念?比如植发医生大概要拨插500万根以上的头发,抽脂医生要抽去1000斤以上的脂肪,拉皮医生要站在手术台边超过1000小时,这个过程是体力和脑力的双重修炼。
 
还要看医生的“软件”,比如技术、口碑和沟通能力。
 
这些“软件”大多建立在顾客的回访和评价之上,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你可以先上网看看再做选择。
 
与其道听途说后惧怕医美、阻拦身边的人尝试医美,不如客观全面地获取相关知识后再作出恰当选择。
 
医美作为一种技术并没有好坏之分,关键还是在于人们的认知和使用方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