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_wx

为什么身体正信运动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编辑:网络
发布时间: 2020-11-09 16:04
分享:

 就在不久以前,我们上社交媒体或者看电视时,看到的只有被社会认可的苗条身材,人们对此习以为常。在服装和化妆品的广告中,出镜的是浪漫主角以及其他苗条得不可思议的妩媚配角,他们拥有成功的工作和人际关系,可以在社会中游刃有余,享受苗条身材带来的各种特权。

 
不过,在过去的五年左右时间里,在媒体上和社会中的身体呈现方式方面,我们看到了巨大的转变。[第三波]身体正信运动开始于 2012 年,当时参与接受胖人运动 (fatacceptance movement) 的人将其作为一个热点话题——该运动的带头先锋是体型较大的黑人胖女和少数族裔妇女,主要侧重于对明显肥胖身材的赞美和彻底自爱——是该运动所代表的对象的另一种描述要素。该运动很快在 Tumblr 和 Facebook群组中引起热议,后来 Instagram 上的大尺码博主又推波助澜,从而逐渐进入社会主流视野,在某种程度上引起了一场有关体型和自爱的革命。
 

 
积极呈现
 
从那时起,涌现了一些大尺码品牌,如 Vero Moda、Soncy、PinkClove 和 Universal Standard 等,还有大路货和设计师主流品牌的混合体,如 ASOS、RiverIsland、Monsoon、H&M、MaryKatrantzou、Christopher Kane 和 Dianevon Furstenberg 等,他们加大了设计尺寸来服务体型较大的人群。
 
一些电视剧和电影,如《嘻哈世家》(Empire)、《饺子公主》(Dumplin’) 和《亢奋》(Euphoria) 等,其中《亢奋》的主演是支持身体正信运动的模特兼演员芭比・芙蕾拉 BarbieFerreira,表现了一些大尺码的主角,他们不再需要屈从于我们在电视上常见的“胖角色”过分刻板印象。这些角色风趣、坚强、聪明,并且有爱与被爱的能力。我们开始在荧屏上看到体型较大的人的积极形象,看到那些体型较大的人有了更多成功的机会。
 
但是,这不仅表现在荧屏上。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些时尚杂志和宣传活动中,看到越来越多的较大体型人物占据封面位置。从阿什莉‧格雷厄姆 AshleyGraham 在 2016 年上 Sports Illustrated 封面,到帕洛玛・艾尔赛斯 PalomaElsesser 在 2018 年上英国 Vogue 封面,让人感觉世界正慢慢开始注意并认可较大的体型应有一席之地。
 
我在 2014 年发现了身体正信社群;在经过了多年的极端节食、自我伤害和自我厌恶之后,当时我决定踏上追求自爱和接纳自己身体的征程。作为一个肤色较深的大尺码黑人女性,生活在西方社会,在成长过程中,我看到像我这样的身体被边缘化、被侮辱、被盲目迷恋、被妖魔化。我的身体——以及像我这样的身材——从来不曾踏入时尚一步。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媒体和娱乐界都在告诉我,白和瘦才是正道。白和瘦才是美。不符合这个标准的任何东西都被认为“差劲”。
 
到我碰上这场运动的时候,有一个基于社交媒体的偏多样化的社群,他们颂扬对各族群的胖身体的自爱和彻底的自我接纳。这场运动早期的突出人物有Jes Baker、Sonya Renee Taylor、Jessamyn Stanley和Kivan Bay等。从那以后,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