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_wx

种业知识产权保护难?专家建议:多看案例

编辑:秩名
发布时间: 2021-03-23 13:49
分享:

 2021中国种子大会暨南繁硅谷论坛3月20日-24日在三亚举行,种业知识产权保护问题颇受与会者关注。与会专家针对当前品种权侵权诉讼存在的问题,从制度完善、实践操作、新技术介入等方面给出建议。

  据了解,为充分发挥典型案例对品种权维权执法实践的指导意义,农业农村部种业管理司、农业农村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2018年以来,每年发布年度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十大典型案例。在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李菊丹就“2020年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十大典型案例”进行解读。
 
  李菊丹认为,我国当前品种权侵权诉讼存在“案件少、赔偿低、取证难等”问题。品种权侵权诉讼案件的数量虽然每年有增加,但总体数量偏少。绝大部分案件的赔偿额在50万元以下,很多案件赔偿额不足10万。“取证难”则表现在“程序繁琐,大部分胜诉案件必须通过公证取证或行政执法或法院证据保全;技术性强:大部分胜诉案件需要进行品种鉴定;取证环节少:只有证明未经许可生产销售授权品种繁殖材料的证据才具有法律效力”。
 
  如何破解上述难题?李菊丹认为,归根结底在于植物新品种的保护价值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认可,“我国目前植物新品种保护水平较低,品种权行使的环节少,使得植物新品种本身的价值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和切实的保护。在实践中,品种权人也没有意识到在品种权侵权诉讼中提供相应的证据来证明所育品种的价值及其受到的损害”。
 
  “品种权人举证难以及相关意识的缺乏,使不少案件赔偿额令人吃惊的低。”李菊丹建议,品种权人应当将品种权的维权事宜交由专业化维权团队负责维权;妥善运用各种合法程序,尤其是公证、行政执法和法院证据保全程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