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化妆

受化妆品市场暴利驱动 中国电子第一街变身美妆城

时间:2019/10/24 12:18:15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23
     深圳的华强北,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扬名海内外。在电子产品时代,各种翻新机、高仿机、组装机充斥着华强北的每一个角落,缔造了无数个百万富翁神话。随着电子行业的遇冷,如今美妆产业成为华强北新的转型方向。
  周末,证券时报记者来到华强电子世界,即使在客源高峰时段,卖数码产品的地方也是门可罗雀,而且相比国人,外国消费者的面孔反而更多一些。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外国消费者,发现他们均是游客。他们告诉记者,在外国旅游论坛里,到华强北买便宜的电子产品是来深圳游玩的必去项目之一,所以过来“淘货”。但是当记者询问其体验时,对方说种类确实琳琅满目,但似乎没有想象中便宜。受化妆品市场暴利驱动_中国电子第一街变身美妆城
  针对此事,记者采访了几位卖电脑和二手手机的商家,他们均表示不是不想降价,而是利润太薄。“当年价格不透明,可以随便报价。如今网上随便都可以查到更低的价格。而我们的租金一直在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其中几位店主表示,大概从去年开始,手机类电子产品利润缩水严重,很多卖“山寨机”的店主都转行去卖化妆品。
  在华强北步行街的另一头,昔日做山寨手机而扬名的明通数码商城则是热火朝天。虽然依旧保留着数码城的字样,但是商城外墙四处可见悬挂的美妆招商广告。在明通的门口处,堆积如小山似的快递在接连不断地运来运走,胶带撕裂的打包声音此起彼伏。走进商场内,与冷清的华强电子世界成鲜明对比,记者仿佛置身于几年前的香港商场:到处是拉着行李箱四处拿货的“水客”,行色匆匆地穿梭于商户间。受化妆品市场暴利驱动_中国电子第一街变身美妆城
  每个档口的商户也都摆着成堆的纸箱和厚厚一打待发出的快递单,店家们都在快速地填写发货单,计算器按键在不停发出声响,像数码城的店主那样热情地向路人招揽生意,他们完全不抬头看外面一眼。展柜上全是国际大牌的爆款化妆品,当记者询问价格时,发现其大部分商品的售价仅是专柜的三分之一,这样的价格不仅比香港的专柜便宜,也比机场免税店便宜很多。如此廉价且大量的国际大牌“爆款”,难免让人怀疑其商品来源。
  “我们的货源是欧洲专柜的供应商,”一位店家向记者强调,“保证是正品。”但是当记者想要看一下商品的来源票据或者品牌授权书时,该店家进行了推脱,拒绝出示。记者又随机走访了几家化妆品商户,均遇见了类似的说辞和遭遇。这些店家告诉记者,目前全国的“代购”都是在华强北这里拿货,他们同时也都帮“代购”们直接寄货到消费者手里,不用中间环节的“代购”们再发一次快递。“你想把寄件地址填成哪里都可以,他们(消费者)不会发现是从华强北寄出的。”某位店家对伪装成“代购”的记者如是说。
  证券时报记者随后又以新人的身份和商场里几位“代购”聊天,询问如果发的是假货,客户找上门怎么处理。一位“代购”说:“这些商家写着‘支持专柜验货、假一赔十’,有问题就找他们(美妆城商家)。”另一位“代购”透露给记者:“大部分人嫌麻烦,不会去专柜验货。而且化妆品的柜姐(专柜销售人员)都不怎么理人,根本不会给验。”
  在定价方面,一位“代购”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以美国知名彩妆品牌Nars的腮红为例,国内专柜的价格是300元,她从华强北拿货的价格是125元,她卖给客户是200元,算上邮费10块左右,利润率可以达到50%。多位“代购”告诉记者,通过他们的大致估算,华强北这些化妆品商户的利润率达到30%左右。
  暴利驱动市场猛增
  化妆品市场的火爆背后反映的是收入增速的滑落和心理落差的补偿。经济回落过程中,体现在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减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回落进而影响居民的消费支出。但当汽车、住房等昂贵支出回落时,居民手中的余钱可以用于消费那些“不那么昂贵、也不那么必要”的消费替代品,这也就是经济学中有趣的“口红效应”。
  华强北美妆城的火热和暴利是国内化妆品市场的缩影之一。目前,中国化妆品市场是全球化妆品行业发展最快的市场之一。
  根据欧睿咨询统计,2012-2018年国内化妆品行业市场销售额年复合增长8.7%,其中彩妆市场年均复合增速达到15.4%,同期全球化妆品市场增速为0.9%。2018年国内化妆品行业市场规模达到4105亿元,同比增长12.3%;其中彩妆市场增速从2013年的13%进一步提升至2018年的24.3%,增速呈现进一步加快的趋势。
  从海外化妆品集团近年来在亚洲市场收入增速来看,雅诗兰黛集团2018-2019财年亚太市场按照固定汇率计算的收入增速达到25%,是2006年以来最快增速;欧莱雅集团亚洲市场有机增速在2018年达到24%,是近10年以来最快增长;在中国的销售收入增速在高基数上达到33%的高位,创14年来增速巅峰。
  中国化妆品市场这块“肥肉”引得各方跨界关注。美国流行音乐歌手蕾哈娜从2016年开始创立了自己的彩妆品牌,近日进驻了天猫国际,加大了中国市场的推广。故宫文创也在2018年末,联合近日将在科创板登陆的华熙生物推出故宫口红,故宫口红上市短短两日首批预售款即宣告售罄,目前累计销售超10万支。此外,药企也纷纷跨界彩妆。2019年,卖痔疮膏的马应龙也将业务扩展到彩妆,推出三款口红产品。999皮炎平官方旗舰店也上线三款口红,角逐美妆市场。
  从2019年上半年国内外化妆品上市公司的财报来看,化妆品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较高,通常在65%以上。海外集团中,雅诗兰黛和资生堂毛利率高达77.5%和79.2%,欧莱雅、爱茉莉太平洋集团毛利率分别为73.1%、73.9%。国内化妆品上市公司虽然毛利率略低于海外公司,但同样表现亮眼。定位中高端产品的丸美股份毛利率为68.42%;主打大众化妆品的珀莱雅毛利率65.78%;上海家化由于六神等日化用品占比较高,产品结构差异导致整体毛利率略低,为61.94%;主打平价面膜的御家汇的毛利率相对较低,但也达到47.30%。此外,国内化妆品公司以及海外巨头的五年平均ROE处于10%-40%之间,其中丸美股份、珀莱雅和雅诗兰黛ROE基本在30%以上,收益能力非常强劲。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