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服饰

服饰文化语言,沉迷于教堂的钟声

时间:2020/2/3 12:22:30  来源: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  作者:奇客时尚网  浏览量:0
        他们也有补子拜占廷实际上相当于今天的伊斯坦布尔及其周边地区,可见它在地理上跨越了欧亚两洲。20世纪末伊斯坦布尔申办奥运会时,提出的申奥口号就是让那一届奥运会同时在两个洲举行。优越的地理位置使拜占廷成为横贯东西方的交通要道,也使这里常常交汇了古罗马的兵器、波斯的地毯、印度的象牙制品甚至中国的丝绸。因此,这里也有奢侈品的大作坊之称。

拜占廷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外衣是帕鲁达门托姆。它早在古罗马时期就曾用于军官们的甲胄外面,是一种方形的大斗篷。一般披 在左肩,在右肩用安全别针固定。到拜占廷时代,作为国王或高官的外衣,衣长加长,面料改用丝织物,方形转化为梯形。为了表示权贵,在胸前缝了一块四边形的装饰布,有点类似我国明清官服上的补子。这块布被叫做塔布良,上面常饰有金色纹样。
服饰文化语言,沉迷于教堂的钟声
波斯的地毯
意大利拉韦那的圣维塔利教堂内的壁画中,拜占廷皇帝查士丁尼。世和皇后泰奥多拉穿的就是帕鲁达门托姆。查士丁尼的这一件深紫色, 里子用别色面料,右肩上用一个很大的宝石制成的饰针固定,胸前的塔布良绣有金色纹样,金色的底子上刺绣着被红圆圈围着的绿色鸟纹,闪闪发光的金饰彰显着富有和权威。皇后的帕鲁达门托姆与皇帝的一样,只是装饰纹样在下摆处。

达尔马提卡

达尔玛提卡是一种带袖的长外衣,由上古的丘尼卡演变而来,是拜占廷时期较为普遍的日常服装。这种服装流传于拜占廷帝国长达一千多年。

在拜占廷初期,服装基本上沿用了罗马帝国末期的样式。这时的达尔马提卡是一种没有性别区分的日常服,单纯、宽松、朴素,仅仅把布料裁成十字形,中间挖洞作为领口,在袖下缝合就可以了。这就是典型的贯头衣,即套头穿的衣服。从领口两侧肩处开始直到裙下摆边缘,有两条宽窄不一的红紫色的带状纹饰,这就是克拉维。罗马时代的克拉维曾作为身份的象征用于罗马市民的丘尼卡上。

达尔马提卡流行后,克拉维作为基督的血的象征,不再表示官阶等级,纯粹是一种带宗教色彩的装饰,人都可以使用。一般来说,男子穿的达尔马提卡衣长至膝,女子则长至脚踝,总体上都是极为宽敞的。女子穿用时还喜欢加系腰带,以显示体形。

到公元4世纪以后,女子的达尔马提卡逐渐将胸部多余的量裁掉,向显示身形的方向发展。与此相应,男子的达尔马提卡也将袖子变窄,向便于活动的方向转化。这是从裁剪方法上使衣服合体的第一步,也是开始向吸腰收省的中世纪服装迈进的先兆性举动。它暗示着衣服要脱离古代,即将进入一个新时期。

后来的日耳曼女子服装还沿用了这种达尔马提卡,只是把克拉维的两条装饰带变成了沿领围一圈再垂下一条的形状。为了御寒,还常把两件达尔马提卡重叠穿用,内层的达尔马提卡是窄袖口的,外层的则是宽松的半袖,或喇叭状的长袖,袖口还装饰有带状刺绣纹样,并系腰带。

服装史上的分水岭

为省道埋下的伏笔公元11世纪起,在艺术史上通常被称为欧洲的罗马式时代。这时服装的代表样式是布里奧。它其实就是由达尔玛提卡演变而来的,特点是腰部系腰带,腹前打结,自然下垂,饰带往下,宽松的长裙自然下垂落到地面。到了12世纪下半叶,布里奥更加优美,开始收腰身,衣服前后两片在两侧裁成象人体躯干的形状,在后片中央从颈到腰开口,用绳或细带系起来,后来发展为在两侧腋下开口用带系牢。不过这时的收腰只是从两侧收,仍在平面哉剪的意识和技术之内。后来,在保持了上体比较合身的同时,在裙的两侧接上三角形的布,增加了下摆的量,使裙子后片底边呈扇形拖地。这一切就为后来省道的出现埋下了伏笔。

本尼狄克修道院所收藏的一部手稿的插图《乔伯的妻子像》中的人物就穿着布里奥,她的裙身部分比较宽松,自行垂落,形成许多褶皱,并垂至脚面,两只衣袖,从腋窝下开始变得逐渐宽大。也有上面细窄,直到肘部才突然加宽,致使袖口可以垂落于膝盖部位,甚至从两只袖口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衣。由于有了达尔玛提卡和布里奥循序渐进的铺垫,事实上,在哥特式时期出现省道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